第205章当了一回圣母婊 重生食神学霸不软萌 重生食神学霸不软萌

  发布时间:2021-04-16 08:43:47   作者:玩站小弟   我要评论
    住在村头的几户人家听到白莲花的呼救声,不知发生了啥事,提着棍棒锄头等家伙跑了来。    听到姚翠花的话全都一头雾。
    住在村头的几户人家听到白莲花的呼救声,不知发生了啥事,提着棍棒锄头等家伙跑了来。    听到姚翠花的话全都一头雾水,居然是白莲花勾引白爱家!那怎么喊救命的是白莲花?    姚翠花其实心里明镜似的清楚,要么是白莲花勾引白爱家,要么是死贱人故意栽赃白爱家。    反正不论哪种情况,都不可能是白爱家对白莲花图谋不轨。    自己的男人自己了解,偷腥也不会偷到白莲花这种烂货头上,嫌脏,下不了嘴。    她之所以一上来就给白爱家移动耳光,是想给他一个下马威,一来告诫他胆敢在外面偷腥她是不会放过他的。    二来将错就错,故意误会他,让他有把柄落在自己手里,以后就更容易控制他了。    这一招她玩得最溜了。    当初就是用这一招把白爱家控制得死死的,到现在他对她还言听计从。    这波操作她只会背着外人,当着外人的面她肯定要保全白爱家的面子。    别说本来就是白莲花勾引或者陷害白爱家,哪怕白莲花是受害者,她也会为了白爱家颠倒黑白的。    这就是姚翠花的精明之处。    那几个赶来的村民全都不解的问:“那……我们咋听见是莲花在喊救命哩?”    姚翠花一面暴打白莲花,一面道:“她贼喊捉贼,看见我抓住她勾引我男人,她故意那么喊,想要栽赃给我男人,好装清白。”    白爱家虽然刚才挨了姚翠花的耳光,可是见她在外人面前全力维护他,对她一肚子的气也就烟消云散了。    乡亲们立刻相信了姚翠花的话,对着白莲花指指点点。    “不要脸”、“破鞋”、“烂货”之类的字眼不时传进白莲花的耳朵里。    白莲花没想到姚翠花突然悬崖勒马,不上她的当。    急了,拼命喊叫的确是白爱家对她图谋不轨,姚翠花在说谎,遮掩她男人做下的丑事。    她这么坚持诬陷白爱家,是因为她清楚她,绝不能在村里留下勾引男人的名声,那样会被村里的良家妇女群起而攻之的。    可她叫破喉咙也没人相信她。    白莲花那稀烂的人品村里谁人不知,一个卖肉的。    反观白爱家,如果不提他对自己父母不孝,单从丈夫的角度来说,他可真是个让大姑娘小媳妇都想要的好男人。    他那么疼媳妇,怎么可能偷腥!    因此那几个村民却全都袖手旁观,没一个人劝架。    甚至见她这种烂货被打了,心里还莫名觉得解气。    姚翠花打累了,和白爱家恩恩爱爱的走了。    她故意做给白莲花看的。    你个臭卖肉的,想要我夫妻俩产生误会,我偏不如你所愿,还要当着你的面秀恩爱,气死你!    看热闹的几个村民也都议论着转身回家了,留下白莲花像死狗一样在地上躺了好一会儿,才挣扎着爬了起来,哭哭啼啼的往村里走去。    姚翠花夫妻俩回到自家房子跟前往里一看,还是一屋的蛇。    看来今晚只能在外面坐一夜了。    白天折腾了一天,心身俱疲,半夜三更还不能睡下,姚翠花心里委屈。    再加上从来对她言听计从的白爱家刚才居然因为她指责了他父母两句,不仅不安抚她,还甩脸色给她看,扔下她走了,她一肚子的气,坐在地上哭开了。    大骂白爱家不是个东西,深更半夜的见她没个睡觉的地方,不说心疼,反而跑去偷腥,又寻死觅活的说她不想活了。    把白爱家闹腾的一点脾气都没有,百般哄着她。    她心里才偷偷乐开了花,把眼泪一擦,道:“爱家,你不觉得咱家这些蛇来得蹊跷?”    白爱家见她总算没哭没闹了,心累的松了口气。    背靠着一棵树席地而坐,心不在焉的问:“咋蹊跷了?”    姚翠花神色肃穆,挨着他坐下:“咋不蹊跷了?本来咱们家一条蛇都没有。”    说到这里,她往隔壁白家四合院的方向指了指,煞有介事道:“可是晚上他们洒了雄黄之后咱们家就有蛇了。    说明这些蛇全都是被你爸他们用雄黄驱赶过来的。    你说你爸他们这心思多歹毒,为了赶我们走,啥事都敢做!    也不怕这些毒蛇咬到几个孩子出人命,我看哪,你爸妈他们就是想要咱们死!”    白爱家在黑暗里不悦的皱起眉:“翠花,你能不能别啥都怪在我爸妈他们的头上。    虽然他们洒了雄黄驱蛇,可我们家也闻得到气味,蛇不跑得远远的,却全都窝在咱们家,它们不怕被雄黄的气味给熏到?”    姚翠花哑口无言,气呼呼道:“你只知道帮两个老东西说话,我们俩今晚连个睡的地方都没有,你爸妈都不管!”    白爱家踌躇了半晌,道:“你回你娘家去睡一晚吧,这样熬着也不是个事。”    姚翠花翻白眼:“今天我没能帮我娘家和娘家两个嫂子把李子给高价卖出去,我哪来的那么大的脸去借宿!”    白爱家忍不住埋怨:“都是你多事,明知道爸妈他们和我们关系紧张,你还想把你娘家的李子卖给小蝶联系的水果贩子,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姚翠花咬牙切齿道:“再怎么关系紧张,李子摘都已经摘下来了,你爸妈和小蝶说啥都应该收下的,可他们就敢硬着心肠不收,你却怪我多事?”    她推了白爱家一把:“我们还欠着我妈几百块钱买李子的钱,你说咋办?”    提起钱白爱家心里有气,语气也变得生硬起来:“我能咋办?你连几个孩子的钱都搜刮走了,家里还能找出一分钱吗?”    姚翠花眼珠转了转:“没钱你去借!”    白爱家没好气道:“找谁借?有钱的和咱们关系不好,没钱的人家拿不岀钱借咱。    就算拿得出钱人家也未必肯借,别人还要问咱们一句,干啥不向爸妈和两个哥哥借钱,我怎么回答?”    姚翠花就等着他这么说:“那就找你爸妈哥哥借不就得了。”    家用看智障的目光盯着她看了十几秒,冷嗤了一声:“我们和他们关系闹得那么僵,你觉得他们可能借钱给我们吗?”    “可我们并没有和你大哥发生任何冲突,我们找你大哥借!”    姚翠花算盘打得啪啪响,“明天你就去找你大哥,说你妈病了,急需用钱,让你哥给你五百块钱,咱们不就能把欠我妈的李子钱给还上了吗。”    白爱家斜睨着她:“要是谎话回头被戳穿了咋办?”    “凉拌呗。”姚翠花一副无赖嘴脸,蛮不在乎道,“戳穿了就戳穿了。    要钱没有,要命也不给,你大哥他们还能一刀把我们砍死不成?”    白爱家不想再说下去了,闭了眼睛靠着树睡觉,任凭姚翠花聒噪。    昨晚睡得太晚了,第二天到了起床的时间,白梦蝶怎么也醒不来,老太太叫了好久才把她叫醒。    白梦蝶睡眼朦胧的看了一眼书桌上的小闹钟,已经过了六点了。    她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拔地而起,准备换校服。    老太太交待道:“锅里有蛋炒饭,你吃了赶紧上学去,奶奶去菜地里干活儿去了。”然后转身离开。    白梦蝶换好丑出天际的校服,洗漱梳洗完毕,进了厨房。    见老太太不仅炒了一大锅的蛋炒饭,还炒了一小碗酸豆角。    白梦蝶爱吃酸豆角,当即盛了一碗蛋炒饭,用小勺舀了些酸豆角在碗里,准备去堂屋八仙桌前坐着吃。    一条腿还没跨进堂屋,就看见白威姐弟三个还躺在地上席子上沉睡,在他们周围有好几盘蚊香燃尽的灰烬。    白梦蝶只好坐在院子的竹床上端着碗吃饭。    老太太炒的蛋炒饭厨艺平平,虽然不难吃,但也绝对称不上好吃。    不过这酸豆角腌制的真好吃,酸酸脆脆的特别下饭。    大热天的一大早上吃蛋炒饭容易口干。    吃完饭之后,白梦蝶轻手轻脚去堂屋倒水喝,无意中扫了一眼白威三姐弟。    见彩玲厚重的刘海凌乱的向上翻,露出额头上的那块疤痕,黑红色的血痂有些触目惊心。    彩玲这时睡醒了,姐妹两个一时大眼瞪小眼。    白梦蝶收回目光准备离开,走到堂屋门口又停下脚步,终究忍不住提醒彩铃:“你今天一定要去镇卫生所把额头上的伤口处理一下,当心留下疤痕就难看了。”    彩铃带着哭腔没好气道:“我手上一分钱都没有,我咋去镇卫生所治伤,留下疤痕难看就难看吧。”    白梦蝶这才记起这码事来。    她恨铁不成钢道:“你妈把你治伤的钱抢走了,你就一点办法都没有。    找爷爷奶奶和我们要这要那,你理直气壮挺会蹦哒的,不打目的不罢休。    你在你妈面前就是一只小绵羊,任她宰割,在我们面前就成了牙齿锋利的狗,不知几会咬人!”    彩铃无言以对。    白梦蝶本待不管她,又觉得她眼泪汪汪的样子有点可怜。    白梦蝶圣母婊了一回,回房去拿了十块钱扔给彩玲:“待会儿吃了饭别急着去上学,先去镇卫生所治头伤。    这十块钱别又让你妈给抢走了,抢了真没人再给你钱了。”    说罢,回房背着书包,拿上昨晚小老鼠从姚家偷的钱以及猕猴桃去上学了。    彩玲看看手中的钱,又看着她离开的肥胖高大的背影,心里有点小感动。    早上本来就起晚了,刚才和彩铃说话又耽误了时间。    尽管白梦蝶一路狂奔,可是当她气喘吁吁的跑到长途汽车站时,开往省城的班车已经开走了。    好在刚刚离站。    白梦蝶不抛弃不放弃,憋着一口气在后面奋力追赶。    边跑边挥舞着一只胖的像藕节一样的白胳膊,声嘶力竭的喊道:“师傅,停一停,带我一脚!”    一个调皮的少年从车窗里探出头对着她喊:“悟空!等下一班车吧!”    白梦蝶气的咬牙切齿,停下了脚步,一只手撑在膝盖上弯着腰大口大口的喘气。    啊!原主留给她的这副肥身板真的太差劲了,这才跑了几步就喘成这样!    想当年……算了,好汉不提当年勇,越想越丧气!    前面的长途汽车停了下来。    白梦蝶惊喜万分,卯足劲跑了过去,上了车,对司机感恩戴德的说了好几声谢谢,然后掏钱买车票。    买好车票之后,白梦蝶往车厢里走,想找个座位坐下,却意外的看见了白爱家。    白爱家头上戴着顶草帽,把帽檐拉得低低的,很明显不想让白梦蝶认出他来。    白梦蝶在心里不屑嗤了一声。    原主和他是叔侄俩,又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这么多年。    别说白爱家只是把帽檐拉低,哪怕他烧成一把骨灰,白梦蝶凭着原主的记忆还是能够一眼认出他的。    也不知他这么掩耳盗铃、鬼鬼祟祟究竟想干什么坏事。    不过既然人家不想让自己认出他来,白梦蝶也就懒得和他打招呼了。    她扫了一眼整个车厢,见只有一个男孩子身边有一个空位置。    而那个男孩就是刚才叫她悟空的那个小王八蛋。    白梦蝶迟疑着在他跟前停下脚步。    那个男孩子往靠窗的地方挪了挪,笑嘻嘻道:“我以为是悟空,没想到上来的是八戒。”    他这句话惹得不少乘客都笑了。    白梦蝶不是个开不起玩笑的,她现在胖是事实,可人家带侮辱性的玩笑就不行了。    她一把揪住那个男孩子的耳朵,能拉多长就拉多长:“二师兄今天要教训教训你这只白龙马,居然敢以下犯上!”    那男孩子耳朵在白梦蝶手里,痛得他连连告饶:“美女,超级无敌大美女,我错了,求你放了我!”    “别说叫我美女了,叫我姑姑都没用!”白梦蝶恶狠狠道,手上还加大了力度。    那个男孩子双手护着被揪的那只耳朵,疼得呲牙咧嘴:“你还得叫我妈表姑姑呢,我怎么能够叫你姑姑!”    白梦蝶纳闷的上下打量了那个男孩子好几眼。    她看书时书中好像没提到原主和这个男孩子是亲戚关系,可这个男孩子怎么说他和原主是亲戚?    不过当时自己是跳着看的,肯定看漏了这个男孩子和原主的关系,所以说,以后看绝对不能够跳着看,会害死人的!
  • Tag:

最新评论